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
诗文专辑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诗文专辑> 诗文专辑

张文彩:相约西子湖

编辑: 更新于:2016-8-17 阅读:

    午夜的瓢泼,是特别的送行,还是深情执意遮挽?是久旱新绿的故土难以割舍,还是醉了季节酒浓?这般潇潇洒洒,迷乱多少心意,匆忙几许脚步,若淅淅沥沥的梦,润湿干山陡粱、润湿平生夙愿、润湿生命本真。
  这个五月,早已马蹄声声,鲜花烂漫;早已鸟儿悠扬,草色苍翠;早已柔情似海,田禾茁壮。这个五月,想望在心底上路,跟紧南来北往的风儿,追逐一场向东的往事,包括太阳、大海、羲之、兰亭、园林、墨香和西子。
  走过山河、走过灯火、走过隧洞、走过桥梁,走过城市和乡村,不断贴近清脆、贴近繁华、贴近温软、贴近地平线、贴近天堂和苏杭。
  贰  大上海,时间深处,最绮丽、最繁荣、最歌舞升平、最缠绵悱恻、最纸醉金迷,是孩提的幻觉,总牵绊一生的念想。由来已久的冲动和着不可遏止的启程,缘自大伟兄导航般清楚、明朗的信息。不用走出车站的地铁一换再换的迅速,已经将曾经少年的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,一种踏实、一种信赖、一种赤诚,尽在会心的微笑和轻言漫语。
  坐在家里,坐在上海的早晨,坐在湿漉漉的阳光,与阔别的友谊共饮一杯茶的史话,也会成为生命里更经典的滋养和幸福最高的指数。就像背起一个新的行囊, 漫步过南京路、驻足世纪广场,畅游东方明珠、留恋黄浦江畔,走进城隍旧庙、问询百年老店,真正:高楼摩天入云宵,沧海桑田任古今。清风细雨温一壶,盏盏浓情醉满心。诚如馥郁杂陈的一杯咖啡,这纯净、这馨香、这滋味,醇厚清逸、意蕴绵邈、明丽婉约。
  浦东的夜宁静祥和,温文尔雅,退去了太多的华丽、喧嚣和霓虹,轻风萦绕、鱼腥拂面,湿热里有着黏黏的轻软,舒爽间多了淡淡的明艳。思想一再记忆中的大亨巨贾、风流倜傥,靡靡之音、奢侈华丽,刀光剑影、江湖凶险、爱恨情长。而今,这般恬然、这般放浪、这般舒畅、这般雍容,是坦荡君子、高尚士人;是优雅贵妇、丰润梨花,大气儒雅、绝然风尘。
  叁  平生第一次坐动车,也欣喜几许。精致舒坦、琳珑剔透,若童话里驮着孩子的大白鱼游走在南国水乡、游走在绿树村庄、游走在自然敞亮。风烟俱尽,清凌凌的蓝天下,坦荡如砥,一望无垠,到处是碧绿的海洋、碧绿的庄稼、碧绿的心意;到处是晶莹的流水、晶莹的河塘、晶莹的情缘。对于一个看惯了山的人、一个过惯了干旱的我,实在是人间天堂、世上神话。难怪会有那么多跌跌荡荡、起起伏伏、风风云云的人和事,在此千般万般地追逐、沉浮、演绎。
  哦,我醉意的神女,我梦中的情人,我心灵的痴迷,终于,最切近、最亲热、最狂狷地舔舐过你的每一寸肌肤和容颜,吮吸过你的每一滴澄澈和清丽,抚摸过你的每一粒草色和花香。深深伫立、久久凝望,湛蓝晴空云袅袅、天光水色共徘徊;一抹浅草开翠漪,十分烟柳竞入怀。远山如黛、绿树掩映;碧波荡漾、秀色可餐。这是一幅写满了诗意的画卷,这是一张泼满了墨香的宝典,这是一泓注满了风情的胜绝。
  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。欲把西湖比西子,浓妆艳抹总相宜。与千年东坡素心神游,不亦乐乎,不亦美乎!更有百年修得同船渡的宁大孩子,一同感悟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旷世韵律;也追念断桥边上白娘子和许汉文的人妖之恋,引得法海落一世骂名,尽管雷峰塔的电梯轻松了几许俗愿,但它曾经的一砖一瓦真的镇压过一个时期世人对自由爱情的向往吗?
  诸如七夕人与仙的故事,喜鹊们竟成了大家歌咏的红娘,而掌管天界的王母却是拆散姻缘的祸首;还有孔雀东南飞、梁祝化蝶,又是谁之过错?忽然想起老上海的一幅门联:做个好人,身正心安梦魂稳;行些善事,天知地鉴神鬼钦!漫步苏堤,心意畅然,也许这凡俗、这人间就应该有更多的缘分,才奢望更多的好与善、真爱与珍惜。俨然,徜徉南屏晚钟,聆听远古清风,穿越婀娜多姿垂柳依依,婆娑摇曳;相约夕照山前,俯瞰一池荷韵,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;驻足湖心亭边,畅想秋月雪残,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
  肆  还是蛮蛮的声声铃音叫醒了我与秀儿的依依惜别,一步三回头的张望早已埋藏心的底蕴,成为生命骨子里又一次激情的滋润和养分。细细咀嚼如许的灵性与温柔、干净与娇媚、清雅与旖旎,实在是自然之妙趣,人间之极品,天性之约会。踯躅俯仰,人生一世,还会有什么纠结、有什么心事不能豁然释然淡然泰然?
  到侄女儿家已是华灯初上,酒香绕指,丰盛的晚宴更叫我醉意深沉,早回梦乡。这是东海洋流搁浅而成的一湾粲然的笑颜,这是远古渔人采摘雪白盐业的天然牧场,这是从军流浪的三毛之父张乐平的魂归故里。蔚蓝的天穹依偎着万顷波涛,海浪声声,环抱着生生不息的土地。极目远眺,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飞架南北,正是天堑变通衢,心潮逐浪高。不禁忆起唐代诗人顾况的小故事,很也感慨喟然,他作为海盐人,在京城为官时慧眼识得英才、因诗而荐贤举能,实在应该于我们的时间过往里值得永久歌颂。
  《幽闲鼓吹》记载:白居易应举,初至京,以诗谒著作顾况。况睹姓名,熟视白公曰:米价方贵,居亦弗易。乃披卷,首篇曰: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。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却嗟赏曰:道得个语,居即易矣。为之延誉,声名大振。是啊,作为一代诗歌大家的白乐天不仅开拓繁荣了诗的平易通俗,文章合为时而著,歌诗合为事而作,素有诗王之美誉,而且我们在其中读到了大唐盛世多少的忧郁、心酸和悲苦,同时他在苏杭官声清明、功业卓著,不负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之使命,与顾君祈愿、笃执与平常之情一脉相承,可知这一片热土给予大海一样的宽广、平直和辽远:行路难,行路难,何处是平道?中心无事当富贵,今日看君颜色好。
  伍  奔赴苏州本为观赏书事,而更多的惊叹早已远远超越了一个简单的理由。仅车站广场上一尊范老夫子高大雄健的石雕着实摄人魂魄,心生敬畏,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的惊世之言历历在目,仿佛映照着作为江南水乡、园林积淀、运河古镇的历史渊源。清风呢喃,绿水烂漫,淙淙泠泠,竹影芬芳。走进盘门,古韵悠悠,似乎每一块青石台级都濡染过战火风烟,都承载着岁月沧桑。
  遥想当年,吴越之争,无数英雄尽折腰;阖闾夫差,勾践范蠡,折戟成沙铁未销。站立高高的城头,水陆萦回,古炮俨然,绞关凛冽。尽管这一城防如此完美,然而,黄金甲胄里的勃勃野心何曾泯灭?一夜白头的伍子胥也被谗言饮恨长啸。倒是这奇关险隘硬硬地阻隔了大唐时代的一位无用书生,相传张继为避安史之乱行色匆匆,可关门紧闭,只得寄宿船上,竟也成就了诗意大观: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。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。写尽了一种美丽水乡、秋夜茫茫、心怀羁旅、走投无路者满襟的孤寂、忧愁和落寞,成为景物和心情高度契合交融的艺术典范。
  相形之下,留园更加低调、平淡、疏朗、幽静、雅致,唯一的门庭酷似百姓人家,仅此普通、简洁、平易、公正的影响极为深刻。但是,其园林艺术却是吴下之冠,搜尽山石奇木曲幽跌宕,品味古书经典文心迤逦,诸如太湖石、庐山五老峰楠木、大理石雨过天晴图;出自《水经注》的目对鱼鸟,水木明瑟;草书大家董其昌的饱云砖匾;杜甫的野航恰受两三人;《诗经》吉甫作颂,穆如清风;范成大的佳晴有新课;《春秋谷梁传》喜雨者有志于民者也;王羲之帖快雪时睛;陶潜《读山海经》诗既耕亦已种,时还读我书;韩愈的汲古得修绠;刘禹锡的众音徒起灭,心在静中观等等,真正一个汇集文化、艺术、思想与精品的大观园。
  陆  总觉得金陵洋溢着帝王气象,弥漫着古韵遗风,浮游着脂粉氤氲,也飘散着屠戮血腥,若长江千帆竞发,淘尽多少故事;似钟山风雨苍黄,叙写多少云烟。生子当如孙仲谋,从孙权据天险而历三世的建邺,到东晋的健康,朱元璋的应天府,到天王的天京,蒋公的南京,真可谓梦里依稀慈母泪,城头变幻大王旗,但是,翻来覆去,还是在一座戏台上演唱,究竟是历史的重复还是曲目的相似?就交由滔滔江水和浩渺时空去评说吧。
  中山陵,气魄宏达,擎天一柱。无数台阶,可否是中华几千年曲折坎坷的对照?可否是风尘岁月中波澜壮阔的缩影?先生以天地博爱消退着一个个腐朽、闭塞的黑夜;先生以一生奔波淹没着一个个羸弱、落后的日子。先生砥柱中流、天下为公;先生高瞻远瞩、愈挫愈奋。巍巍乎,三民思想,源远流长;浩浩乎,高山仰止,景行行之。
  当年的总统府也曾经是明初的汉王府、太平军的天王府,是时代的偶然还是季节的忙乱?是岁月的艰难还是日子的尴尬?像许多的巧合,也会是天意的碰撞吗?有说刘伯温与太祖在莫愁湖对弈,刘言这盘棋我要赢了,放牛皇帝说我输了分你半壁江山,可他说的话能算数吗?只有莫愁女茕茕孑立,自行知晓了。
  踯躅秦淮河、放眼夫子庙,一边是文圣大儒,一边是商女酒家;一边是千年一统的领袖,一边是香君血溅桃花扇。思忖一些并不协和的声调总会穿越过深深的隧道走近现实,孰能以对?历史终将会以最残酷的面目清晰呈现,南京不会忘记,中国不会忘记,世界不会忘记,这一颗颗白色的石头就是遇难同胞千古呻吟的累累白骨,就是华夏民族屹立不倒的不朽魂灵,就是对侵略者滔天血泪的声声控诉。
  《九歌》云:悲莫悲兮分别离,乐莫乐兮新相知。《道德经》言:生而不有,为而不恃,长而不宰,是为玄德。五月的江南,冲和平淡,温润清新,一路走一路读一路想,感悟丰盈,我们以生命而言,应该更多地需要孕育一种敬畏心、平常心、慈爱心,担当当下生而为人的涵养与品质、自然与天性、文明与精神。 

12

上篇:

下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