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
诗文专辑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诗文专辑> 诗文专辑

张文彩:大漠雄关及爱的救赎

编辑: 更新于:2016-8-5 阅读:

大漠雄关及爱的救赎 


作者简介:

  张文彩,男,笔名乌龙川人,农工党党员,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书画院西北画院定西分院理事,甘肃省书画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定西市安定区中华路中学高级教师。


  壹  此去酒泉实在是一次莫大的幸运,更是自己内心深处逐梦的现实。古诗里总读不尽你的悲壮苍茫、雄浑豪迈,读不尽你的博大深邃、浩瀚无垠,读不尽你的情谊深挚、无奈惆怅,读不尽你的神秘绚丽、今古传奇。不用说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;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;故园东望路漫漫,双袖龙钟泪不干;秦时明月汉时关,万里长征人未还。只是一出《火焰驹》的戏可知边关之遥远、战事之频繁、情势之严重,着实令人感佩涕零、喟叹无限。再有,李广难封,司马宫刑,皆因了交通不便、通讯不畅,抑或,开边不已,欲壑难填,往往让一些过于用心之人在一个个闭封的狭隘里兴风作浪、极尽恶端。
  我们在古人关于边塞的字缝里品读到的不仅仅是血和泪、悲和伤,还有阳刚和寂寞、英雄和凌冽,还有声声驼铃、萧萧马鸣,还有茫茫戈壁长风当哭、漫漫岁月壮士扼腕。是啊,这样一个旷古旷世满眼望不到边的广袤地域,西风猎猎,残阳如血,有谁会平心静气的久久伫立?有谁会不升腾起作为男人的冲天霸气?然而,晴天炽烈,只一个乌鞘岭就遮挡了多少的风华和故事,也为这一片苍茫热土上演了多少的凄怆神话。
  面对巍巍祁连,面对湛蓝晴空里晾晒着的洁白的云,面对冰与光千年万年的抗争和纠缠,无限期的遐思穿越过似火骄阳,在大漠戈壁、在清流绿洲、在昊天厚土澎湃汹涌,雄心万丈。真的难以想象,如此火热的时间竟然有终年不化的皑皑雪原,矗立成北方最远古、最富饶、最靓丽的风景线,涓涓消融成一个地域久远的生命源泉,浇灌一方葱翠、一方心田,这是大自然最壮美的杰作、这是天地间最圣洁的爱恋、这是生活里最敞阔的思念。毋庸躲避、毋庸悲叹,尽可以舒展身心、放开胸怀,在阳光下驰骋、在绿草上撒欢,尽情领略一次又一次被抽空被充实被劳累的幸福感受。
  更有一些让我永生仰慕、永生钦佩、永生敬重的树和草们,雕琢了人生的血脉和骨肉,已经深深培植在灵魂之上,或许还有一些庄稼与鸟儿,一直在茁壮和鸣叫,必定会使这一片焦渴的水土诗意而膏润、奇异而丰满。一如胡杨,被誉为生而千年不死,死而千年不倒,倒而千年不朽之铮铮铁骨、威武不屈;一如红柳,是耐寒耐旱的勇士、抗风固沙的尖兵、走遍荒原的行者;一如骆驼刺,在一望无际的茫茫戈壁滩,一簇一簇的生命迹象见证了生存的恶虐严酷。

1234

上篇:

下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