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党史博览> 文献资料

农工民主党甘肃省组织成立的经过

编辑: 更新于:2008-6-30 阅读:

程昌国

  “文革”期间,各民主党派被林彪、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破坏,停止了一切活动。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中国共产党在统战工作上拨乱反正,支持各民主党派独立自主地开始工作。农工民主党也在197910月在北京召开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,甘肃未能有农工党员出席,但有少数党员从外省移户至兰州,在兰州工作和生活。

  我是1958年从湖南调来兰州的,在湖南中南土建学院教书(当时是副教授),1956年加入农工民主党,当时湖南农工党领导人董爽秋对我印象很好,因他的介绍农工党中央初步知道我工作尚能积极。八次全国代表大会要召开,甘肃未有人出席,农工党中央即与甘肃省委统战部商议,暂令兰州铁道学院程昌国作为甘肃代表前来开会,以后看其表现再定取舍。因此,我即于197910月初,由省委统战部帮助,派人送我乘飞机去北京出席第八次代表大会。在会上听了中央领导同志宣讲农工党过去的历史,并发给农工党组织章程本子,以便回来办事。

  1980年夏秋之间的某日,在西固兰州棉纺厂有一位姓石的同志(因已隔25年,名字记不清了),自称是山东青岛人,原来在青岛加入农工民主党,他获悉甘肃要筹办农工党组织的消息,便自动到省委统战部请求登记。统战部询问其工作职位是棉纺厂高级技师,于是遂令其某日到宁卧庄来开会,届时统战部召集我、师范学院郑麟翔以及兰棉厂石某一起商议。统战部长王世杰、副部长王尚乾主持,王世杰部长说,你们三个人可推举一人做主任,其余二人为副主任,机关名称为“农工民主党中央直属支部”,可在统办大楼找一房间作为办公室。我当时觉郑麟翔年龄比我大一岁又是正教授,想推举郑为主任,但郑坚辞,他素性较保守,书生气十足,故最后还是由我当了正主任,他们为副主任。我便择日邀请在兰的原从外省迁来的旧成员宋景楠、刘曙清以及郑麟翔、石某等在统办大楼开会,决定暂时在每星期五下午三点起开会学习一次,学习统战政策以及农工党组织章程。当时工作除学习外,应当注意发展组织,省委统战部派来工作干事王波常驻,以便开展工作。我因在铁院有教学工作不能天天来办公,只能暂时每周与同志们聚会一次。

  如此进行仅两三周,不料意外之事发生,兰棉厂石某不知何故染上怪病卧床不起,我便亲自于星期天带慰问品前去探望,见他卧在床上不能言语,我便关照其家属令其静养。稍过几天,第二次去探望时,其家人告之:医生说他目前已成植物人,再过几天传来消息,竟已经去世。我除派人送花圈以及其他奠品外,只好一面报告省委统战部,一面寻找继任人。当时在兰州诸人(外省迁来的)中,却有一对夫妇隐藏未出面,即马际全与朱继琼,我查得朱继琼是铁路中心医院小儿科主任,他们从北京迁来,农工党中央也知其名,且朱继琼的成绩久有盛誉。于是我亲自去中心医院及家中拜访,先生不肯出来,我再三敦请才愿意共同为农工党的发展贡献力量,经报请农工党中央及省委统战部核准,朱继琼就职“农工党中央直属支部副主任”。

  直属支部成立后,开始进行组织发展工作,根据规定原则,农工党吸收高级知识分子以医药卫生界为主,但为主并非唯一,只要该知识分子本身业务有一定水平,愿为党和人民衷心服务,就可以吸收。本此原则,首先在兰州各大医院及大专院校找对象,先要他(她)们填表,经支部核准后,成立了各处小组,以后扩展至兰州以外各州县。但筹创初期有些知识分子因受“文革”的影响,怕加入民主党派后招来祸害,故很多人颇裹足不前,我便请求老党员们向他们多方解释,并亲自向我所联系的朋友劝导,使他们解除疑虑,如此进行一两个月后初步吸收了新党员一两百人,待张言同志接我的班后,更发展迅速接近千人。

上篇:

下篇: